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及时行乐

·200fo贺与元宵贺,朝耀的日常向甜饼。你今天吃汤圆了吗?
·朝耀
·国设,国设,国设,重说三(•̀ㅂ•́)و✧!
·OOC,OOC,OOC慎x
·大概有R15?总之是一句话!耶!请不要举报我!
·流水账式叙述←这种方式写得又快又爽就是容易被打。剧情极度扯淡狗血,注意避雷。还有我地理烂透了不要跟我纠结什么时差了反正我也听不懂/掩面
·老王第一人称
 
 





      我们在相互表露心意后的第三年终于确定了关系。



      工作日期间的约会一般由一场会议开始,其中包括会议前在拐角处偷偷摸摸分享的一个吻、会议期间的挤眉弄眼以及会议后的纵|情|声|色。自从我们发现会议室是某些其他国家的固定“炮台”后场地就转移去了他的车上。我至今都无法弄明白的事情之一就是他那该死的洁癖为什么会在这时选择性痊愈,而不是我早上不得不躺在床上吃早餐的时候。和车门一起被关上的还有明目张胆的欢愉。先是绵密的亲吻,然后是恰到好处的调情与前戏,紧接着是更加深入的探寻。

 

      空气被体温蒸干至胶着。头脑在经过混沌至极致的一瞬后慢吞吞地运转起来。每到这时我都会抬起疲软的手臂扳过他的脸,郑重其事万分严肃地告知他我们再一次糟蹋了这辆车里的一切。他则慢条斯理地挑开黏在我脸颊上的头发,以一种得意而餮足的声音开口道:“可以换。”

  


      万恶的资|本|主|义,万恶的发|达|国|家。

  


      又约半个小时后,汽车终于缓缓发动驶离了已然略显寂寥的停车场。后排的狼藉被我以“反正不是我的车”这样的恶劣理由清理出了脑海。现在我需要思考的是面前的两个杯子中哪个里面的红茶命运多舛地被加进了糖、牛奶和柠檬。而他在旁边哼着歌儿,一边斜着眼关注着我的选择。这种小游戏大概就是那些年轻人口中所讲的“情趣”。最终这个疑题结束于我违反约定好的规则粗暴地撬开盖子一看究竟。而犯规的惩罚是一个带着红茶香气、甜味、奶味和柠檬香的吻。剩下的车程里我捧着杯子无所事事,只得出神地盯着身旁离我半个拥抱距离的英国人,我的爱人,亚瑟·柯克兰。
  

  
      喔,美好的一天。



      假期中的相聚一般以辞职信为开端。好吧事实上这话半真半假。辞职信是真然而假期是假。放假是国|家嘴边最常见的玩笑话,譬如“我在假期里一定不会催债”的意思就是“阿尔弗雷德你醒醒吧钱还没还”。为此上司特意给我派了个私人助理,那种踩着一双恨天高还能走路生风的年轻职业女性。“……总之为了您的生活与办公更加方便。”她面无表情地抱着一沓行程表结束了她的自我介绍。不久后我就认清楚她的工作本质就是看着我上床做|爱下床办公,爱情事业平衡发展。唯一让我觉得安慰的两件事之一是亚瑟也得到了一个助理,但转而更难过的是听起来那个小姑娘实在是温柔许多;另一件就是我的助理似乎有与我沆瀣一气的苗头。在辗转几个机场都未能成功拦截出逃的我的情况下她会一本正经地编出一个完美的理由搪塞上司。尔后熟知我的目的地的她会将最近几天的行程表以及回国的机票准确地寄到我与亚瑟的房子里。没错,挂在我和他两个人名下的一处私有房产,坐落在伦敦北部的一栋三层小楼。“一楼拿来重逢问候,二楼拿来打情骂俏,三楼拿来缠绵悱恻。”我俩常常这样打趣这间对于两个人来讲过于寂寥的房子。
“你说我们要不要让那儿变得热闹一点?”一次我在话筒这边这样提议道。



“不,你休想把这间房子租出去,耀。你难道缺钱花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思虑着,“我是指,小孩子。”



我想我们可能真的是疯了。最后商议的结果是我当机立断买了一张第二天的机票,在文件的上面压了一张便条后逃之夭夭。天知道可怜的小姑娘在看到“去接孩子”四个字之后会作何表情(后来我知道她对此的回应是向上司报告说我去休产假)。亚瑟则翘掉了一场会议,在路人的注视下从后墙翻了出去。我们还租了一辆老福特,摇摇晃晃地驶上了高速公路。直到这时我才终于感受到了一点真实感。“像私奔。”我想了想,又添了一句,“脑子一热那种。”



      “明明是预谋已久。”

 
      “……”我点点头,半晌才开口道,“你刚刚居然开了个玩笑,有长进。”



      “ 没,我认真的。”



      
      一切都按计划完美进行着,除了我俩忽然心中一动决定收养两个而不是一个孩子。那个小丫头有着明显的亚裔的脸庞,抱着柱子专注地啃着自己的指甲。我把怀里金发碧眼的漂亮孩子推到亚瑟身旁,走过去轻松地抱起了她。她用涂满口水的小手紧紧地攥住了我的袖子,歪着头看了我几秒,奶声奶气地笑出了声。“再要一个。”我笃定地告诉他。亚瑟牵起另外一个孩子的手,并未多问:“好。”



 
然而美好的愿望戛然而止。娇小的英国助理跳下咆哮的摩托,脸上还带着腼腆的笑容。“柯克兰先生,王先生,午安。”她礼貌地点点头,忽然上前两步劈手夺过亚瑟手里的档案袋,“看来我来得还不算迟,两位还没有白费太多功夫。”我警觉地看着她,大有要决一死战破罐破摔的气势。她羞涩地冲我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以两位的身份是无法领养孩子的,两位的档案都上了锁,系统无法识别无法登记……真是万分抱歉。”她脸上腼腆的笑容不变,又匆匆地向我俩鞠了一躬:“请回吧。还有,王先生您的机票Y小姐已经寄到我这儿了。”

  

      整个回程我都在崩溃地低声质问亚瑟他对温柔的定义到底是什么,一个柔道红带说话毫无商量余地的赛车手究竟哪里写着“温柔”两个大字?他一脸苦闷地掩面拒绝回答我的一切问题。这场“私奔”闹剧本来就开始得莫名其妙,而结尾或许更加出人意料。我们冷战了。
    
 

      我们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通电话、发消息、旷工约会。这是从未有过的严重局面。恋爱大概真的会让人变傻,变得像年轻人一样冲动而不计后果。所有的事情在现在看来都蠢透了,除了我俩表白的那一刻。我思忖着该如何结束这场最蠢的冷战。消息框一次次地被点开、输入、删除、关闭,心情烦闷纠结到旁观的助理都悄悄给远隔重洋的同行打了好几个电话。恋爱是甜蜜的苦恼,可我还是吧唧吧唧吧唧地甘之若饴。没救了。我用笔狠狠地敲了敲自己的脑壳,打开手机定了一张机票。
     


      踩在英格兰的土地上的那一刻我又开始犹疑。按照北京时间今天已经是元宵,我的节日。然而是不是复活节之类的跑过来显得比较有诚意?我认真地思考着,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四月离得太远了我等不及了。我擦了擦手心的汗,拨通了他的电话。

      “……喂?”

      “耀你在哪里?”对面传来的声音相当嘈杂,夹杂在里面的最熟悉的那个声音染着一点欢快的意味。我的心一下子踏实地落回了原处。



      “老地方呀。”我搓了搓鼻子,没注意自己也笑了起来。

  
      “什么?”那边的噪音听起来又响了几分。



      “机——场——门——口。”



    
      “哦上帝。”半晌,我听见叹气的声音,“我在北京。”
 
  


 
fin.
从头到尾莫名其妙的一篇文x最近文力真的真的真的不够,我需要闭关修炼
本来构思的结尾还有一段两人终于在飞机上相见然后干柴烈火balabala结果无奈地理太差算不清楚时间只能作罢
大概是个老梗x异地恋还是别搞惊喜为好2333
好嫌弃这篇文啊怎么办x本来是想随便写几个日常的小片段写写这俩老大不小的谈恋爱的时候智商下线到什么程度结果我的智商先下线了扯淡扯得完全没有主题可言,撒泼打滚泪流满面
还有那俩助理其实我都挺喜欢的2333啊近距离接触我男神,真好……
大家看看就好,嗯x元宵节快乐呀

评论(1)
热度(41)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