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极东的胡乱十题

·极东组,大概菊耀,总之攻受不明显
·自己也不知道主题是什么,大概是如果国||家有变成人类的机会
·OOC预警。因为是国设所以两人说话有些是绕着弯儿的,欢迎来猜猜看呀。
·可能有点雷,雷点我也……不大说得上来,大概是双重角色?注意避雷,婉拒撕逼。瑟瑟发抖。
·瞎编向,实在编不出三十题于是就十题啦。








极东的胡乱十题



大家晚上好,今天我通过某种不可告人的玄学大法请到了两位大人物——分别是中||国与日||本的国家意识体!话不多说,进入正题。



一.描述一下对方是一个怎样的人



菊:中||国君的话……不温不火,相当有长者风度;总是笑着,看起来脾气很好。



耀:非常有礼貌的人。做事前总会尽量谨慎考虑再三再做出决定,但是大概没人知道他考虑了什么(此处露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





二.你们真是……相当公事公办啊。那就说一下你们对对方的主观印象吧



菊:(沉默一会儿)中||国君对于在下实在是非常有吸引力呢。

耀:啊啦,对于我来说他们都是年轻人啊(说到这儿忽然挑了挑眉)。年轻人嘛……





三.两位的度都掌握得很是精妙呢。但是据知情人士透露,两位的关系似乎并不一般,或者说有些旖旎呢,可以明确解释一下吗?



菊:(沉默)



耀:(笑吟吟地盯了我半晌)这个嘛……简单来讲是情侣。



菊:……但又不完全是。

(冷不丁出声提醒:是明确解释哦……)

菊:好吧,听起来有点人格分裂,但事实就是“中||国与日||本什么也不是,王耀与本田菊是情侣”这样。



耀:没错。是不是有点难以消化?



四:因为你们两位的特殊身份所以也不是不能理解啦。但是很疑惑的是你们怎么知道对方是处于什么角色状态呢?或者在某个心照不宣的时间里两人就是情侣?



菊:并没有这样的时间段……一般都是一人突然转换状态,另一人意识到之后也会随之变化。

耀:是的,相当随机,基本完全看心情(狡黠地瞟了本田菊一眼)。所以有些时候气氛会突然从情||趣旅馆切换成谈判桌。



五.好吧,看起来确实没有这样的甜蜜时间。话说,两位是怎样意识到对方的变化的?



菊:很简单,如果他不叫我“日||本”而是叫我“小菊”的话。

耀:他对我的称谓从“中||国君”变成“耀君”。



六.唉,两位谈恋爱真是辛苦呢。现在据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有机构正在试图研发可以将国||家意识体变为普通人的药剂。听起来很玄乎唷。那么请问二位,如果你们同时服下了这种药物,然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



菊:(抬头望向王耀)

耀:(与对方对视一眼)……我很怀疑这事儿是你编出来的。不过我与他的想法应该一样。



(期待地追问:什么想法……)

菊:对他说一声“我爱你。”



(:……有些意外呢。两人之前没有类似于这样的表白吗?)


  
耀:没有。你要知道,对于我们来讲,这三个字实在是太沉重了,把它从心里明明白白拿出来都难,哪还有力气说出口。

  

(:那怎么确定对方的真心呢?)


  
菊:国||家之间真真假假本来就不用理清也难以理清。再说了顺从国民意愿而违背我们两人心意的事也常有发生。在下能做的只有把握好耀君对在下表露真心的那些时刻,其他哪能强求。



   

七.还是先换个话题吧。请两位畅想一下变成普通人之后的生活。

  

菊:(微笑着注视王耀)在北||京和东||京各买一套房子?


  
耀:(认真地考虑)好,北京那套要带院子。

   
菊:嗯,每天早上带你去逛花鸟市场。


  
耀:还要领养个孩子,最好是小姑娘,比较乖。


  
菊:(点点头)一个人会寂寞的,领养一对儿吧。


  
耀:我也是这么想的。一个姓王,一个姓本田。


  
菊:听起来很不错。


  
耀:然后带着她们两边转悠。(又沉吟了一下)牡丹开了就去看牡丹,樱花开了就去看樱花。多好。


    
菊:是啊,多好。

   

  

八.两位的描述很美好呢。那么两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不适应吗?

  

菊:肯定会有。比如发现自己的老去应该会很惊奇,毕竟在我们身上时间不再是相对永恒。


    
耀:嗯。除此之外最大的不适应大概就是“这个人彻彻底底完完本本是我的爱人”这样(目光躲闪,嘴角却含着笑)。

 



九.身为人类的两位真的是非常恩爱。那两位觉得作为国||家意识体的那些过往会对自己有影响吗?


   
菊:唔……是指心理影响吗?


  
(:所有方面的。)


  
耀:可能吧。毕竟所谓“过往”还是相当漫长的,并且这具身体也不会改变(顿了顿),身为国||家的记忆不会消除。

   

菊:(垂眸沉默)




   
十.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假如有朝一日这种药真的诞生,二位会吃吗?


 
菊:(沉默)……


  
耀:(沉默)……


  
(:这个问题可能有些难以回答,我们会给予两位足够时间思考。)


  
菊:不用这样麻烦。

   

耀:在你问这个问题之前应该所有国家都把这个问题想过千百遍。


  
菊:是的。
 
  

耀:我不知道那些年轻人是怎么想的,总之我的答案应该是——


 
菊:不会。


 
耀:不会。


  
(:……诶,能冒昧地问一下理由吗。)

  

耀:(皱了皱眉头,露出些许困惑的神色)可能是觉得,没有比我们更合适的人选了吧。


  
(:不好意思,可以说得清楚些吗?)

    

菊:当我们变为普通人的那一刻,必定会有一个新的国||家意识体诞生,延续我们的工作。

   
 

耀:然而他拥有我们所拥有的记忆,但是却不曾拥有那些经历。我们于这个国||家诞生之日诞生,理应陪着这个国||家走完终点不知何处的旅途。




 

(本次采访应两位要求,并未公开。)






END

感觉表现力不是很强,但是写得我自己心有点堵。

之前从来没有写过国设,就是觉得难以把握。国||家意识体是拥有国||家意识与个||人意识的。他们为这个国||家而活,却也未尝不为自己生活。那么问题就来了,国||家到底怎么谈恋爱?这篇文采取了最极端的一套手段,就是将国||家意识与个||人意识完全分离,造成类似“双重人格”。事实上虽是分离却依然会相互渗透。总之我这个乱糟糟的脑子有点解释不清。

算了手机快没电了,我就不那么多废话了。这篇文算是立flag这几天和之前对于极东与他们各自的一些想法的整理与有感而发。再说一遍,婉拒撕逼,瑟瑟发抖(´∀`)♡。

评论(4)
热度(21)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