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今日不宜发|情

·朝耀only
·ABO设定,朝A耀O,注意避雷
·非国设,依旧耀君第一视角
·OOC OOC OOC
·作者脑子严重有坑放飞自我系列,婉拒撕逼
·好像跟有关发||情那篇有啥联系但是好像也没啥联系,paro一致,这篇时间稍后x为了不影响阅读先说明:sir是弯的,老王对于这一点知情;老王取向不详

  
  
  
  
 
 
 
今日不宜发|情
 
  
  
  
  
  
  
  
 
      我叫王耀,对就是二十岁的单身Omega那个王耀。
   
  
 
  
      我出生在一片拥有悠久历史的辽阔地域,那里的祖先勤勤恳恳勇于探索,为后人留下了无数宝贵的智慧结晶,比如黄历。
  
   
 
      出门前看黄历是来自老祖宗的经验累积与教导。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没错,说的就是我。如果我出门前真的认真地看了黄历而不是粗略地扫了一眼日期的话,我一定能看到“今日诸事不宜”这六个字。
     
 

 
      我此时此刻正与我的发小,亚瑟·柯克兰,充满绝望地孤A寡O共处一室。
     

  
 

      这事儿估计得从我早上迷迷糊糊被一个电话吵醒说起。彼时置身于我的梦境中的美人正准备极尽柔情地回眸,还未捕捉到的笑容被刺耳的铃声冲击得七零八碎。来电显示根本不用看,除了某个生活起居与老年人同步的Alpha之外没可能是其他人。我抓起手机迷迷糊糊地咆哮:“亚瑟·柯克兰我告诉你!如果你要告诉我的消息不是街角那家包子铺关门大吉了或是我实习的公司把我踢出去了之类的,我就和你拼命!”
     
 
 
 
      “你的直觉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糟糕。”由电波传输过来的声音异常冷静,“不好意思上述事件全没有发生。下午三点,学校门口见。你早应该猜到的,弗朗西斯又跑了。”
 
 
 
 
      我脑子里空白了一瞬,然后瞬间有什么声响爆炸开来。我尽力将这些状似“副会长弗朗带着他的小姨子逃跑了”的声响驱逐出脑海,接着颓废地一头栽进被子里,吸了吸鼻子:“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说说看你这次能编出的理由。”
 
 
 
      “呃……我好像感冒了。”
 
 
 
      “场地在室内。”
 
 
 
      “……还有我是个Omega,然而你是个虚伪的Alpha。”
 
  
 
      对面莫名地安静了一会儿。
 
 
  
      “……王耀你应该离发情期还有一周才对。”
 
  
 
      “……你天天蹲点观察我吃没吃抑制剂吗柯克兰???”我忿忿地扯着自己的头发,“行行行我去。不过你得记得弗朗西斯回来之后找他算账。”
 
  
  
      以后我可以尝试着写本书,不用热卖,印个几本给我的接班人们当教材就行。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一个会长助理的自我修养——遇到跑路的副会长时你该做些什么》。
    
     
 
 
     
      南方十二月末的魔法攻击是自带暴击的,每日平均气温趋势画出来跟心电图似的。前两天气温骤降,虽说你耀哥我是条铁打的汉子可奈何觉醒成了Omega,不得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一双眼睛。相比起来亚瑟和身上的长风衣像穿越而来的一样。“我果然老了,唉跟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我故作高深地摇摇头,“按衣着来看咱俩的鸿沟至少是一个季度。”
 
 
 
      亚瑟翻了个白眼,耀武扬威地把风衣脱下来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穿着衬衫和针织套衫在我前面半步距离晃荡。我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走着,盯着他曲线分明的侧腰气得直哼哼。性格恶劣顶撞前辈的小鬼。我在心里唠叨着。不过看在一张他有帅脸的份儿上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计较了。
     
  
 
 
      作为亚瑟·柯克兰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我对于他对工作令人发指的热爱深有体会。用粉笔在体育馆里简单划分好场地之后这人又斗志昂扬地转战里面的控制室调试设备。我拎着个保温壶和笔记本坐在塑料凳子上,除了偶尔给他倒杯水做个记录之外捧着手机混吃等死。去||他||妈的助理,直接叫保姆不好吗?我心情郁结地划着屏幕,一抬头冷不丁对上一双幽幽的绿眸子。
 
  
  
      “祥瑞玉兔……亚瑟·柯克兰你大晚上没事儿装鬼呢你?”
   
 
  
      “谁让你不开灯。”他从我手里抽出手机,借着微弱的荧光找到吊灯开关,咔嗒一声按下。
 
 
 
      灯没亮。
 
 
  
      我俩在黑暗中面面相觑。
 
 
 
  
      他率先反应过来,上前两步压了压门把手,门纹丝不动。“门被锁了。”他摁亮我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果然,过了开馆时间,八成保安过来关了电闸把门从外面锁上了。”
 
 
 
      “没事儿没事儿,你不是有这儿的钥匙吗。”我摆摆手。
  
  
 
      亚瑟点点头,伸手在口袋里翻找起来。我满怀希望地站在原地等着他说出“找到了”之类的话。
 
   
 
  
      “那个……钥匙好像在风衣里。”
 
 
 
 
      靠!
 
 
  
  
      “咳阿尔弗应该有钥匙。”亚瑟将手机递回给我。我接过来时30秒后关机的系统通知刚好蹦出来,顿时脑子里警铃大作,给阿尔弗雷德打了一串前言不搭后语的求救信息。神||他||妈和时间赛跑。按下发送那一瞬手机一闪又终归于黑暗。我心虚地抬起头:“应该,发送成功了吧……”——正好对上亚瑟满怀期待的眼神。
 
  
 
 
 
      相顾无言。
 
 
  
 
 
      “咳、那个,要不咱先坐下来?”我清了清嗓子打破尴尬。
  
 
  
      “成。”亚瑟拉过来两把椅子,面对面摆好,“坐吧。”
 
 

  
      我俩一人一杯热水捧着开始瞎侃,活脱脱俩退休老干部的做派。外面最后一点霞光也隐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弱的月光。窗子早就锈得死死的,因而虽已入夜屋内还是十分暖和。温暖是睡意的诱因。在我刚想彻底闭上眼睛的时候亚瑟突然提高了音调:“王耀,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啊?”
 
  
 
      “一种不是特别浓郁但是和印度神油一样容易辨析的气味。没闻到吗?”
 
 
  
      “你确定不是弗朗西斯来过后遗留的香水味?”
  
   
  
      “他最近用的古龙水味道比这个骚包。”亚瑟深吸两口气,“咦这个味道……”他表情僵硬地转过头:“……是Omega信息素吧。”
 
  
 
      “……”我下意识瞥了一眼他下半身,突然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慢吞吞地用脚蹭着地面连人带椅子后退了半米,缩着脖子问:“是不是栀子花的味道?”
 
   
  
      “啊这么一说还真的是,看来你也闻到了。”
 
   
  
      “我没闻到。”我诚恳地说,“但是我的信息素是栀子花香。”
 
   
 
  
      我俩认识十八年,这么尴尬还是头一回。
 
 

  
  
      “你||他||妈不是下个星期才发||情吗?”
 
  
  
      “……生病是有可能导致Omega内分泌失调。”我讷讷地说,“可我以前从来没提前过啊!”
 
  
  
      亚瑟绝望地盯着我,最后可能被我的一脸真诚打败了,只是叹了口气问道:“现在怎么办?”
      
  
    
      “……等阿尔弗雷德良心发现过来开门吧。”
  
   
   
      这就出现了开头的场景。
          
    
   
 
 
    
      我突然就想起当年看到武侠小说时,一A一O为躲避追杀逃进一个窑子里然后发现屋子里点着迷香弥漫着信息素的味儿balabala……然后A豪情满怀地一抱拳,说请兄弟放心,xxx是光明磊落之人。然后两人相安无事平平静静度过一晚。
 
  
  
      后来觉醒成Omega之后总是特别唾弃这种情节。写书的人绝对不是Omega,一点都无法体会这种难受到抓心挠肝想撞南墙了结算了的酥痒感。我总觉得真实情况应该是A傻了吧唧一拱手说光明磊落绝对不动手动脚O都得抱着他大腿说大侠你别,要么你滚出去和追兵厮杀别进来,要么你还是动点手脚吧。或者可能每个江湖里的Omega大侠都和Beta一样闻不着味儿所以不怕Alpha信息素。总之我是做不到。围巾早就被我从下巴缠到了头顶,在阻隔了红茶清香的同时也把自己闷了个半死。虽说这样我却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亚瑟倒是一直没什么声响,但是片刻之后看来他纯粹是在斟酌如何提出邀请。
 
  
    
      “王耀,我看你挺难受的。”
 
  
  
      我把脸转过去,从围巾的缝隙里盯着他:“我看你也挺难受。”
 
   
 
      “是挺难受的。”亚瑟避开我的目光吞了吞口水,“所以……”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俩现在已经滚到桌子上了。
 
  
      “我拒绝一切以好兄弟互帮互助为理由的动手动脚。”我挡掉他的手,义正言辞地说。
 
  
      “那我以暗恋你三年的理由动手动脚。”亚瑟低头在我脸上悄悄偷了好几口腥。
 
   
     
      啥?
 
  
    
  
      ……靠,这个借发||情表白的小鬼!
 
   
  
  
      在我愣神的时候他已经把手伸向了我的裤子。宽松的牛仔裤很轻易地被褪到了膝弯,露出了里面的
 
  
  
  
      红色绒裤。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扯下了我的绒裤,终于展露出里面的
 
 
 
  
    
      绿色秋裤。
  
 

   
 
 
      感谢这两条裤子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反应过来。看着他的表情我在心里哧哧地笑。我勾住他的脖颈往下压,凑在他耳边哼哼唧唧地说:“亚瑟·柯克兰,看在你长了张帅脸而且我不巧还挺喜欢你的份儿上原谅你把我摁在这儿。还有……这是最后一条裤子了。”
    
     
  
  
  
fin
  
   
  
      忽然喀啦喀啦一阵响动,在我们两个还无从反应时门被粗暴地撞开。
      “本hero来就你们啦哈哈哈哈哈感激涕零吧你们两个……等等???”
  
对这个是原定结局↑
后来觉得还是留给你们颅内飙车比较好bu
 
我是真的不擅长写感情戏啊写车啊balabala……大概只擅长扯淡。这次前面写太嗨而且也是后面卡文卡到肝疼所以好像真正想写的智障梗并没有很好地表现?或者说整篇文都乱糟糟的其实x
悄悄说有没有画手姑娘和我志同道合想画秋裤的gun
秋裤简直黑科技x去年因为一些破事儿冬天留在学校硬生生套了四条裤子和七件衣服,依旧冻得瑟瑟发抖
最近心情有点糟糕所以也是想写点放飞自我让自己乐呵乐呵的段子,所以就肝了这篇出来x
最后还是,大家2017新年快乐呀(:>)| ̄|_

评论(34)
热度(318)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