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三日谈

•本文又名#在下该怎么证明自己的男友地位,在线等,特别急#
•百fo点文第一弹,@就想看看 姑娘的点文,手机不能艾特万分抱歉
•菊耀Only,其他组合仅为友情向
•ABO设定,BO,大概是文绘双修大大菊x看起来很清闲的编辑耀,事实上这个设定一点用都没有……非国设,注意避雷
•OOC慎
•日记选段,日记的主人为菊(虽然看起来相当不像日记)(有点像在向日记倾诉bu)
•扯淡撒糖无极限

 

    
    
三日谈
  
 

   
20xx年x月x日   礼拜五   晴
  
    
      今天有着难得的好天气。阳光和煦,一扫之前几周凛冽的寒气。我手头上没有欠下的稿子,耀君也不是在发情期间。总之是个适合出门约会的好日子。
 
 
      我与耀君选定了位于公共区中心的一间餐厅作为午餐的解决地点。姑且先在这里记下今天点的菜式,耀君看起来相当满意。若下次前往可依此菜单点一部分菜品。(此处省略五十字菜单)
 
 
      但这次约会,在下认真考虑过后觉得十分失败。

      事情从耀君提出去邻近的商业街随便转转消消食时就开始变得不妙了。事实上那个大型商业区有一小部分处在Omega生活区内。从某种程度上讲是私会的绝妙去处呢。

      话是这样说,但那里发生的事实在是过于糟糕了。

      我有必要详细记录下所见所闻,以便后日翻开时能准确回忆起当时场面;若不能也应有身临其境之感,引以为戒。

    正值我掏出钱包堪堪伸手准备替耀君拿在手中的一包糕点付钱之时,十余名青年女子从街道对面以局部真理之态娉娉婷婷向这方走来;落脚如遭电击,从头至脚百般扭转;细长的鞋跟提供了充分的理由与条件让她们将臀|部抬至与胸齐平;更近一些,便可看清脸上妆容,其技艺大抵承自数月前家中请来帮忙涂饰墙壁的师傅,里里外外至少刷三层。一霎时我竟认为对面店门似阴间与人间相隔的关卡,一群魑魅魍魉从其中出来了呵!紧接着,她们便三两分散,各寻目标去了。

      更不妙的是有二人径直朝我们走来。耀君正吃得欢快,全然忘记一开始过来的理由为“消食”。正当我犹豫之际那二人已到了眼前,笑容可掬。一人手中托着一盒子,另一人上前先唤了一声先生。

      “你们店名是不是怡红院?”耀君从我手中夺过水瓶送下食物,神色安然地反问一句。这里记录下这句话,这其中的意思在下暂不清楚,仍需钻研。 但从耀君的神色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空手的女子看起来与我一样并没有听懂这个古老的笑话,神情不变拉着耀君开始侃侃而谈。周围环境过于喧闹,我只能听见如下字眼:“形貌窈窕”“想必是Omega同胞”“少数中的少数”“要对自己好一点”“诶呀你这么年轻还没嫁吧”……我忍不住重重咳了两声,伸手想把耀君拉到身旁。拉了一下,没拉动;第二下,耀君顶着一张饶有兴趣的脸飞来一个眼刀;第三下……不不不没有第三下,我自己走到耀君身旁了。像献宝一般托着药盒的女子瞥了我一眼,转过身柔声说道:“先生,您的好朋友身为男性Omega很适合我们这几款抑制剂。您也可以为他提提建议,毕竟这对您朋友的生理健康有很大好处……”


      对不起,我是他男朋友。我们的性|生|活非常规律,他根本不需要抑制剂。 他只是在逗你俩玩。


      脱身之后耀君悄声告诉我:“我只是好久没用了有点怀念而已……欸我跟你说有一款是麦丽素味儿的,特别好吃,原先我当糖吃都行……”


       好吧,在下知道为什么刚交往的时候你定力那么好了。还有,抑制剂吃多了真的不会性|冷|淡吗?那东西可以乱吃吗?我这个Beta不是很懂你们这些Omega。


      已经十一点半了,大概应该给这不愉快的一天收个尾了。啊呀,在下在外面该如何证明自己的男友身份呢,真伤脑筋。


      不过今晚还是先在家里与耀君明确一下他不需要再使用抑制剂为好。
  
  


……
  
 


20xx年x月(x+3)日   礼拜日   多云
    

      依现在的形式来看,证明在下的男友身份真是刻不容缓。


      在外面已经被人们叫出耀君的同学、弟弟、朋友等各种身份。然而据在下统计,正确率为零。


      真是头疼唷。


      昨天想向柯克兰先生请教这个问题,可惜的是他们部门正在聚餐,而柯克兰先生已经不省人事。波诺弗瓦先生听完了我的烦恼之后给我出了一个看似不错的点子。在下已经置备好了所需物品,一会儿打扮得当就去见耀君。 希望这身装扮能让耀君心潮澎湃并找回第一次约会的绯色气氛。


      ……


      以后如果柯克兰先生又喝醉了,并且又是由波诺弗瓦先生接通电话的话,请切记在第一时间挂断电话。


      实在是……太丢脸了。


      当把刘海用发胶向后固定住后就有了不好的预感,还有黑色西服与墨镜,以及九十九朵红玫瑰……


      大概他们Alpha的约会方式我们Beta是不太能懂的。


      捧着玫瑰花敲开耀君房门的一刻舌头紧张到打结,张皇地将花束塞进耀君怀里就没了话可说。前一日波诺弗瓦先生传授的知识就这么顺其自然地用了出来,右手恣意地一抹头发伸手撑在耀君颈侧,嘴角微笑约45度左边稍高:“王桑,请随在下走吧,到那世界的边缘。”


     ……然后是要命的沉默。长达三分钟。


      这么记录下来看起来自己真是蠢透了。


      耀君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低下头拍了拍我的肩:“小菊,手举得这么高累了吧,先进屋呗。”
     

 
      突然没有心情详细记录下去了,反正今日也未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接下来都是一些琐事,就此收尾罢。
  
 


……
  


  
20xx年(x+1)月(x-7)日   礼拜二   晴
     

      今天被一位姑娘称呼为耀君的男友,这大概是这么多天来第一次,但在下并没有感到很高兴。


      陪耀君去超市采购食材,走出商场大门时站在门口推销抑制剂的姑娘热情地迎了上来拉住我:
 
      “先生,我们这款抑制剂的气味非常配您的女朋友哦。”
   


……
   


END
  
媳妇不开心小菊也不开心bu
为什么选择日记体大概是觉得小菊花其实是个内心世界很丰富的人,所以日记中大概情感的流露会更加自然直接buni
啊有点慌因为不知道我对这个梗的理解是不是和姑娘的理解有偏差……
总之到最后,这个困扰着小菊的问题,事实上,还是,没有解决。

评论(5)
热度(21)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