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通话中

• 深夜投毒,短打
•题目顺手起
•喻黄,傻白甜,非原著向
•OOC慎
•一个日常的甜饼罢了
 
 
  
  
通话中

   
      “我今天没见到你。”
   
      喻文州正刷洗着调色盘上已经干涸的色块。耳机线从鬓发中穿出,一直延续到裤袋里,然后汇聚。
     
      “我去了。”对面人答道,“只不过出去得早。你从东门出来往左直走到第一个路口向左看就能看见我,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如果你从西门出来,那咱俩就得说拜拜了。”
     
      “好,你等着我。别乱跑。”喻文州用软布擦了擦已然洁白的调色盘,把它们一起塞进背包,拉好拉链往展馆外走去。
     
      预料的嘀嘀声并没有随着细线中的电波传入耳朵。喻文州摆弄了一下耳机,确认了这一点。“不挂电话吗?”他问。
     
      “没事没事就这样吧。”黄少天在另一端模模糊糊地笑了起来,“这样你要是走丢了也好联系我,是吧。”
     
      “我可以再拨过去,少天。”喻文州略略叹了一口气,为自家恋人奇怪的想法而微笑。
      
     
      夏日的闷热将整个城市黏黏糊糊地包裹住。地面热气蒸腾,行道树和零星驶过的汽车似乎都被扭曲了形象。喻文州百无聊赖地数着脚下已经经过的步子,当数到一百的时候刚好听见了微弱的呼喊。黄少天用指节扣着甜品店厚厚的玻璃,浅色的嘴唇一开一合。喻文州看得清楚,他在喊文州。
     
      喻文州转过身对着玻璃后的人笑了笑,然后轻轻扯了扯胸前的耳机线,指了指他桌面上还散发着光亮的的手机。
     
      黄少天猛地坐回位置上,抓过手机放在耳边,并不说话,只是一味地笑。笑够了之后温吞吞地开口:“我的蓝莓慕斯还没吃完。”说完看向外面,眸子晶亮。
     
      喻文州只得进去,拉了把椅子坐在人对面,单手杵着下巴看着黄少天解决剩下的四分之一蛋糕。“你想吃吗?我可以大发慈悲地让你吃一些喔,你吃吗吃吗?”黄少天低头用叉子戳着剩下的一块蛋糕,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喻文州摇了摇头,看着对面的人像得到了命令一样迅速将蛋糕塞进嘴里。他又叹了口气,拿起纸巾擦掉黄少天嘴唇上的一圈儿白痕。
       
      黄少天咧开嘴笑了。“其实我挺喜欢你在这儿办画展的。”他说。
       
      “因为这儿有这家店的蓝莓慕斯。”喻文州抽出几张纸币付了钱。
        
      “这儿还有你。”黄少天补充道。
   
=END=
单纯地想摸个小甜饼:-)
没啥思想,只是傻白甜

评论
热度(13)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