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单亲哥哥育儿心经 · 下上

我流朝耀only,非国设+已经毫无卵用的ABO设,全文老王第一视角带孩子·伪



06.



    我本来以为和柯克兰家的八字犯冲可以告一段落了,然而我却低估了整个事件的棘手程度,或者说低估了柯克兰家一脉相承的一本正经地胡搅蛮缠的本领。


    比如现在,谁能给我解释一下那个沙发后面毛茸茸直晃动的金色脑袋的主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


    “他说他哥哥走之前给他做了吃的留在冰箱里,但他并不想自己死在家里,拽着我俩非要跟我们一起回家。”濠镜小小声跟我讲道,“虽然我没弄明白为什么他哥给他留了吃的他还会饿死,但是他当时脸苦得实在是很可怜。”


    “于是你们就把他带回来了?!”我捡起一团掉到茶几下的油腻腻的纸团,辨认了一下发现是某拱门的汉堡包装纸,“这么看来他就算不吃他哥做的玩意也不可能饿死吧?!”


    没等我把他从沙发后面揪出来,阿尔弗已经抹抹嘴自己爬了出来。“王先生您好,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亚蒂的表弟。”他煞有介事地伸出了圆乎乎的右手。虽然我看着上面星星点点的油渍很不想把自己的手伸过去甚至想把手里的那团本来就是他的垃圾放上去……但是看在他没有把我家弄得一团糟只是弄了满屋子的汉堡味并且他长得还有那么一丝丝可爱简直像个天使的份儿上,我还是勉为其难地摇了摇他的手:“小柯克兰,这么晚了,快回家去。”


    “嘿!本hero不姓柯克兰!”他瘪了瘪嘴,一副委屈相。我在心里乐了,柯克兰家的跨区公司开得风生水起,说你是小柯克兰你还不乐意。“那小琼斯先生,不早了,该回家了。一会儿你的保姆寻上门该骂我了。”


    “我家没有保姆,hero才不需要保姆。”他眼角眉梢都垮了下来,愁云满面的看着还挺好玩,“亚蒂出差去了,那——么大一个房子只有我一个人,很可怕的。”


    我在心里暗自吐槽了两句有钱人的烦恼我不懂,我勒紧裤腰带买的这间房子住我一个我都嫌小。我存心逗他,问道:“那我们去你家住咯。你看我这房子那么小,你家那——么大。”


    “好啊!”他不假思索道。我略觉吃惊,紧接着感觉自己像拐卖无知幼童的金鱼大叔。我刚准备解释一下那句玩笑话,就听见他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亚蒂家的公司上班,你也不敢做什么坏事,逃不掉的。”


    ……靠!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居然被一个十岁小儿威胁了!问题是我他妈一回击就搞得我像是要做坏事一样!我把刚刚瞎了脑子才会动的温柔之心塞回肚子,斜睨了他一眼:“我一会儿就送你回家,然后回来照顾弟弟妹妹。”


    阿尔弗雷德白嫩嫩的小脸立刻变青了,挥舞着双手惨叫道:“不要——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那!hero会饿得瑟瑟发抖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在后半夜被鬼抓走的!hero会受到惨绝人寰的折磨比如被逼连看三部恐怖电影……”


    我津津有味地听他开始描绘电影细节,溜达着去扔掉快餐包装,尔后回到原地残忍地开口打断了他天马行空的想象——没办法,总感觉他下一秒就会比划出什么少儿不宜的死法,我家里还有三个小未成年。“你已经吃了两个汉堡了,绝对不会饿死的。说起来我还没跟你算账,他仨是不允许吃这些快餐的。”
   


    一般来讲一个正常的员工不会拥有他顶头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私人电话。我是一个安守本分品行优良的员工,相应的我自然不会有我顶头上司的上司的上司也就是亚瑟·柯克兰的私人电话。


    这件事在我掏出手机想寻求帮助时显得非常残酷。


    “hero有亚蒂的电话哦!”


    我看着那小鬼从口袋里掏出一部背后印着某个水果的手机,又在心中完成了一篇关于资本家的千字论文。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我自然地伸出手,不料阿尔弗雷德后退几步,嘴里像念咒语一样往外冒B区话,语速飞快。我正要发作,就看他把手机递了过来,又挂上了自信满满的微笑:“成啦!”


    成你个头啊!你俩说什么了就成了!我又惊又怒地举起手机,听见那个平静又带有一点冰凉质感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到耳边。


    “喂,王先生吗?别墅里的东西请随意享用。”


   
    我没砸手机的唯二理由就是这手机有点小贵和电话那头是我顶头上司的上司的上司。我费尽心思解释了半天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蹭住的意思,然后得到一句回应:“毕竟要麻烦您照顾一下阿尔弗雷德。”


    ……憋屈死我了。我这破窝虽然小我们兄弟姐妹四个挤着住也舒服,谁要去住你的大别墅还帮你看孩子。万恶的领导光环。我进屋转了一圈,实在收拾不出给第四个半大孩子睡的地方,只得苦着脸出来,把弟妹聚集到身边道:“走吧,我们去住大房子。”可能是我的表情太过悲戚,孩子们都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激动或是什么——那个上蹿下跳的阿尔弗雷德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我简单收拾了一些日常用品塞进箱子,锁上家门,拖着四个小不点出了门。柯克兰家的别墅距离我家直线距离相当近,简直就是翻墙的事,然而从小区里走可就要长上许多。待我们到达柯克兰家的双层洋房大门外已是七点半。阿尔弗雷德熟练地用指纹开了锁,把我们领进屋内。房子着实空空荡荡,连件多余的摆设都没有,看起来没有什么人居住过的痕迹。我上楼转了一圈,惊喜地发现有两间客房,另一间看风格便知是阿尔弗雷德的卧房。我安置好带来的东西,下楼时几个男孩子已经打开了电视,叽叽喳喳地讨论着,梅梅趴在沙发上昏昏欲睡。我一边心道罪过罪过都这个时候了还没给孩子做饭一边拉开了冰箱门。


    “……”


    ……这谁家冰箱去异味放这么多活性炭???而且负负得正非但没除干净还带着一股怪味。我拿出一盒放在冰箱顶上,一转身就看见扒在厨房门口的三个小鬼。


    “你为什么把亚蒂做的司康饼拿出来了?”阿尔弗雷德一脸疑惑。


    我哽了一下,把它又拿在手里,干笑道:“哈哈,哈哈,尝尝副总手艺。”
   


    万幸的是我找到了一袋米和几个鸡蛋,在用米粥把他们吸引走之后得以不动声色地把那盒司康饼放回原位。笑话!谁想尝那玩意,我风华正茂还不想死!五人埋头喝粥吃菜,不一会儿就钵空盘净。阿尔弗雷德抱着碗打嗝,十分动容:“耀哥,我真想天天吃你做的饭。”


    我正收拾碗筷,闻言抬头思索了一会儿,最后只揉了揉他的头道:“你这些年真的挺不容易的。”


  
 
TBC.
阿尔弗雷德:以前亚蒂跟我说这就是食物,后来我发现他骗我,这分明是活性炭。
        
哈哈哈哈哈挺尸人口突然诈尸.jpg
我感觉不太对劲!三更之内好像完结不了!惊恐!还有不要问我下上是什么……
当爽文写得不爽了我是不是要考虑qikeng了smk.
哈哈哈哈哈总之为了自己的胃阿尔弗要好好当助攻帮忙追嫂子啊_(:зゝ∠)_

评论(19)
热度(43)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