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单亲哥哥育儿心经 · 中下

·我流朝耀only,非国设ABO设,放飞自我口水文





05.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脸上八风不动内心狂风巨浪。不能告诉他真名!!!万一他哪天闲的没事干翻人事部的员工名单我就完了!一个凶了老板的员工还有可能在公司待下去吗?反正在UK公司绝对没戏!啊!我的饭碗!我的五险一金!我把家里人的名字在脑内高速转了一圈——濠镜和嘉龙肯定没戏,刚刚都当然人家面喊他俩了;王黯那小子跑出去搞乐队风生水起有点名气,不行……思来想去竟是没能找出个能安心用的名字。最后有三个字在我嘴里滚了一圈,咬咬牙说了出来。


    “王春燕。”


    很好,仨小鬼懵了,应该没人扑上来搅混水。我满意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我叫王春燕,春天的春,燕子的燕。”这话说起来倒是中气十足。谁还没个取个女孩乳名好养活的时候!脱了花棉袄拆了麻花辫又是一条好汉!也许是我的气势太足,对面懵了一下却并没表露出异议。“王春燕……先生。”柯克兰艰难地适应了一下这个称呼,诚恳道,“你的孩子们被教育得非常好,值得赞扬。”


    ……要不是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是过于真诚而且我也知道他那毛病,不然他真的是非常讨厌的一个人。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笑呵呵地敷衍了两句把他哄走。“走呀,愣着干嘛,再不回去锅都炸了。”我抱着梅梅走了两步,忽觉另外俩小不点没跟上来。


    “大哥……”濠镜咽了口唾沫,“王春燕……是谁呀。”


    “大哥你是不是找女朋友了,那得记得跟大叔大娘说。”嘉龙一张小脸都严肃地皱在了一起,“我们上次还听见了,大叔说你晚点结婚没关系,但是……”


    “……但是要找个好的。”濠镜接话。


    “王春燕这名字怎么听都不太靠谱啊。”两兄弟异口同声道。


    我仰头盯着乌漆嘛黑的天空,细数我这二十多年来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上天派给我这仨熊孩子。可怜可叹在数完第三遍之后我依然没有想出一个搪塞的理由,只得挫败地垂下头,目光灼灼地注视着他俩。


    “嘉龙,濠镜。”我真诚地说,“其实王春燕是是你们素未谋面的大姐。”


    俩小家伙又悄悄咬了会儿耳朵,严肃道:“为什么爸爸妈妈没有说过?”


    “因为你们大姐比较厉害,早早被送去做魔法美少女了,就像哈利波特一样,不能总跟咱联系。你们也不能出去乱说。”我侃侃而谈,听起来好像还挺像回事。反正俩小鬼正在中二期,估计我说王春燕拯救地球他们都能信。


    ……虽然我好像拿超自然思想荼毒了两个祖国的花骨朵,惭愧惭愧。




   
     像耗子躲猫一样上了两天班,终于盼来一个好消息——柯克兰要去出差了哈哈哈哈哈!!!


    “此话当真?”我按捺住心中狂喜,问同办公室的小姑娘。


    “当——真。”小姑娘抱着马克杯没精打采地答道,“啊有一周不能看见副总的盛世美颜了……”


    “你又不是没男朋友。”我看着她杯子上印着的俩正kiss的小人,内心大呼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呸呸呸不对柯克兰怎么能进我的锅。自从上次被嘉龙和濠镜盘问之后我多多少少也对于另一半上了点心。平时共事的同事基本都有固定爱人,再者说公司的铁律摆在哪,在一个人拿工资和两个人没饭吃之间我还是选择前者。不过就这朝五晚九都干不完的工作量,我又到哪去变个女朋友?兜兜转转还是骂回了公司头上。


    要是真有个王春燕给我当女朋友就好咯。我叹了口气,点开昨天没写完的报告。才看了两行,我才惊觉对面那个小姑娘神色有异,大概是混杂着见了鬼和笑得合不拢嘴的复杂表情。我余光瞥到仍在翕动的办公室门,正心想上班时间谁居然敢随意走动,就发觉右肩一沉。


    “……王春燕?”


    我抬手抹了把脸,机械地回头:“副总您认错人了。”


    柯克兰此时就站在我身后,闻言微微俯身认认真真地打量着我。我被迫注视着所谓公司第一A的脸,呼吸都稍稍窒住了。


    “没认错。”他点点头,脸上浮现出一丝令人难以置信的揶揄神色,“你连头绳都没换一条。”


    我内心又哗啦一下爆发了。我换了啊!我真的换了啊!我家二十条皮筋儿都是纯黑的啊!我一个大男人你还想怎样!我还得给它们贴上编号取好名儿是不!我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您说是就是吧。”


    他直起身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扫了一眼我胸前的名片。“是这样的,有些事想请王先生帮忙。”他又恢复了正经的态度。


    “咳……您先说,我尽力做。”只要不让我一个晚上交出十份设计稿终稿就行。


    “不知此话当讲不当讲,”他道,“我们家阿尔弗想请您看护一个月。”


    ……哈?不当讲!!!我的拒绝之情溢于言表,就差扳住他的肩在他耳边大喊了。“这……不太好吧。”我尝试着委婉一点的表达,“我也不太熟悉B区的各种习惯,可能会委屈阿尔弗。”


    “啊没关系,今天唐突王先生了。”柯克兰看了眼表,匆匆道,“虽然我还是很希望你能回心转意。”




    直到柯克兰走的第二十分钟,我还处于麻木状态没法回神,对面小姑娘喊我六七遍才反应过来。“什么事儿?”


    她把头越过电脑凑过来,踌躇了一下才开口:“耀哥我看你魂不守舍好一会儿了,刚刚你俩的话我也听到不少。原来副总是你前男友啊?”


    “没有的事。”我咬牙切齿道,“咱们上司语言系统有毛病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妈的,柯克兰你给我回来补救一下我的纯情处B形象。


TBC.
 
打游戏写作业有点嗨……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的中秋快乐
既然还在国庆假期那也马马虎虎算国庆贺文吧哈哈哈_(:зゝ∠)_



————————
哎才发现这次是不是有点短小,因为是拿便签码字没有字数所以控制不好每更字数果咩_(:зゝ∠)_

评论(5)
热度(38)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