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单身哥哥育儿心经第十式 · 中上

·我流朝耀only 没什么用的ABO设,非国设,放飞自我的口水文
·本来想这周末写完04合起来发个中的,结果临时出了点事把时间忙没了,先发个中上以示我不坑的决心





03.
    “嗯,我知道了。”柯克兰副总点点头,抬脚消失在了门后。我内心大喜,管他到底知道了什么,反正我现在能光明正大地走了。我从安全出口一口气跑到了写字楼底,刷卡出门,门外天色大亮,金灿灿的太阳在西边戳在C区地标建筑C塔的避雷针上,神采奕奕地光耀大地。此刻是夏季的下午六点,恰好是晚高峰开始了一个小时且还有一个小时结束的时刻。
  
   
     我端坐在舅舅的银灰色迷你小轿车里,硬生生把换挡杆拉出了机甲操纵杆的气势,我热血沸腾,脑中浮现出自己驾驶着机甲所向披靡大杀四方的激||情场面,我没有军团,孤身奋战,非常壮烈悲凉沧桑。我把我对付每一个敌人用的招式都一一具体思考刻画出来,每一招都千奇百怪各不相同。我绞尽脑汁,在我脑内的战场上我已经厮杀到了boss的老窝门前。我慷慨激昂地摁了下喇叭,前面的车象征性地滑动了几公分。我望向后视镜,尺寸不小的我们公司的大门仍清晰地映在其中。开车不专心会酿成交通事故,然而事实是从车的上一次移动到下一次挪动都够我做三个白日梦了。我一面毫无逻辑地腹诽着C区的交通,一边放松下来打了个哈欠。好了,该打boss了,用一招黑虎掏心不错。
 
    最后我打完了boss也有惊无险地挪进了楼下的停车位,我前脚刚跨出车门,就听见头顶传来一串清脆的童声:“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我一抬头就看见两个小脑袋挤在同一个窗口张望着,其中一个还冲我拼命挥着手。我心里蓦地涌出一种感动,我一面往回跑一面拉长了调子喊道:“你们两个——把头缩回去,二十几层小命不要啦!”
  
    没想到那对兄弟缩回去后跑到电梯门口一左一右地迎接我。我们仨推推搡搡地往公寓走。我随口问了问他们上课的情况,然后问道:“梅梅呢?”
  
     兄弟俩对视一眼:“……”
  
    “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嘉龙把迎接词又重复了一遍。我瞬间反应过来这是坏了事,心中警铃大作。我拧开门把手,坐在地上独自抽噎的小丫头立刻把头转向门口,看清楚来人之后嘴一瘪,撕心裂肺地嚎出了声:“哇啊啊啊啊!!!”
  
    我的大脑兀自笼罩在无语的感情中,身体已经先一步行动把梅梅抱了起来。梅梅这次哭得很惨——也确实有可哭的,我看着小姑娘因外力变成一堆支楞巴翘的发绺的麻花辫,心疼的要命。“你们俩先进来,把门关上,进蚊子。”我严肃地对两兄弟下了命令,“是我问还是你们供?”
   
    俩小鬼吓得连连摆手,门缝开得更大了。“不是我们。”濠镜道,“是一个外区的小孩干的。”
  
    “没错,当时他推了妹妹一把,妹妹打他,然后他就扯了她的头发。”嘉龙绘声绘色地和濠镜比划了一遍。
  
    “走!我们去教训他!”我脑子一热,凶狠的口号就喊出来了。两个小子跃跃欲试地在前面带路,我抱着梅梅,好像一支小军队。
  
   
    俩兄弟把我引到了旁边别墅区的儿童乐园。天色不早了,仍在海绵垫上玩耍的孩子本来就不多,那个孩子的一头标志性金发又显得格外显眼。我居高临下地睨了他一眼,自认为这一眼瞥出了王者的气势。那外区小孩似得到了感应一样抬头看向了我,一张圆圆的脸庞上蓝色的大眼睛占了四分之一,还正无辜而天真地眨动着。绝对的犯规啊!!!!!我看了看身后正在偷偷咬耳朵的两个小猴精,痛心疾首之余内心有些松动。还好我及时地透过这孩子天使般的面容看清了他恶魔的内心,把我心底的一片柔软狠狠地砸回地里。
  
    “叔叔,你挡住我的光了。”
   
    叔,叔你个头啊!我可是二十出头大好青年,虽然待在那个破公司真的有可能未老先衰过劳死,但是还不至于让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叫叔叔吧!眼睛长在脚底吗!我正要新仇旧恨一起算,突然背后一声惊雷。
  
    “阿尔弗,来。”
  
    声音不近,也不远,离我大概有四五米,但是熟悉得要命。我冷汗涟涟,打心底希望这位莫名其妙出现的副总只是遛个狗路过,而阿尔弗大概是他的某条爱犬。然而现实就是这么残酷,金发小男孩也就是所谓“阿尔弗”蔫头蔫脑地绕过我朝后面走去。我僵在原地不敢扭头——哦他会不会认出我,会不会判我早退,会不会扣我工资,要是被扣了工资这个月的房贷怎么办……恍惚间我感觉自己的腿被什么箍住了,低头一看是瘪着小嘴的梅梅。嘉龙和濠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一左一右地小声疾呼:“大哥!他要跑了!”“大哥!就是他!”“大哥!快去抓住她!”“大哥!别让他走了!”
   
    我被一声声的“大哥”淹没,晕头转向飘飘然如遗世独立,腿脚不稳退了两步,转过身,大喝道:“柯克兰,你站住!”

  
   
    
  
TBC.
自暴自弃式越写越飞翔
我写这篇的时候真的脑子转都没转一下纯粹写得很爽

评论(4)
热度(41)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