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单亲哥哥育儿心经第十式 · 上

·cp向我流朝耀only
·我流ABO设,慎
·老王第一视角
·OOC,OOC,OOC慎
·不正经的放飞自我,通篇重点在于老王带孩子,谈恋爱属于副业,很烂俗很扯淡

 
  
  
  
00.
    单亲哥哥育儿心经第一式:让弟弟妹妹熟悉自己。
  
    单亲哥哥育儿心经第二式:让弟弟妹妹信任自己。
  
    ……
  
    ……
  
    ……
  
    单亲哥哥育儿心经第十式:找个媳妇。
   
    推荐书目:年轻夫妻育儿心经

  
01.
    我动了动手指退出电子书阅读界面,点击长按书目,拖移,删除。
   
    午间阳光正好,光线穿过阳台透过窗纱洒满了半个茶几,顺带我架在上面的一双腿,热量渗进薄薄的布料,烘得整个人懒洋洋的。聒噪的夏蝉也难得地缄口不言。总而言之,这真是一个极度美好适合睡午觉的夏日午后。
  
    ——如果我能抢回我那张用血汗钱买回来的席梦思大床的话。
   
  
    我叫王耀,一个在周扒皮开的公司上班的刚刚转正的小白领,靠着攒了二十多年的压岁钱以及大学期间做小投资赚来的钱刚付清了这间离城市中心也就三十多公里远面积不足六十平的房子的首付,还有一辆颜色银白高端大气安全耐用省油的自行车,从我高二骑到现在链子都没掉一次,质量绝对有保障。这么算来,稍微四舍五入一下我也是个有房有车的青年才俊了。只可惜命运弄人,觉醒成了个Beta,在这个小姑娘都被霸道A总深刻洗脑的社会,你王哥我这么优秀的大龄超级适婚男青年依然单身,情史清白,私生活纯洁,膝下无子女。
   
  
    ——“哇啊啊啊啊啊……”
  
    “大哥你快来梅梅又哭了……”
  
   
    ……但是有弟妹。一窝。
  
   
    我在心中无声而撕裂地哭惨了一声,向卧室里走去。里面混乱一片,四岁的小丫头坐在大床中间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当然都是抹在床单上,枕头被扔了一地,两个男孩子排排站在床边,一脸严肃地盯着妹妹。
  
    “先把拖鞋穿上。”我叹了口气,从枕头下面翻出两双小拖鞋递给兄弟俩。梅梅还在床上声嘶力竭地哭喊,胡乱挥舞着小拳头,声音又尖又细。
  
    “刚刚午睡的时候嘉龙压着她胳膊了。”稍长的濠镜率先开口。他旁边的少年“哼”了一声,冷冷道:“胡说,明明是你扯着她头发了。”
   
    小丫头终于哭得没力气了,抽泣声短促而响亮;濠镜和嘉龙两个人已经暗自动起手来,你一戳我一捶交锋了几个回合,下一秒就可能扭打到地上。我没睡午觉的脑子被搅得有些刺痛,神思恍惚一片。我左手抱起小丫头温声哄着,欣然接受了她眼泪鼻涕的馈赠;右手拎住嘉龙把两个半大小子拉开距离。
   
    “谁都不准吵了,知道没有。”我把枕头捡起来摆正在床头,自认为很威严地睨了一眼他们仨,“闹的去沙发上闹,乖的留下来睡觉。”
   
    兄弟俩小声欢呼了一下,然后一溜烟跑出去了。
   
    ……他妈的。我气得咬碎一口牙。这时怀里的梅梅毫不客气地扯了扯我的头发,口齿含糊地道:“窝也要去。”
   
    好,好。我蹲身给小丫头套上拖鞋,一撒手她就像摘了绳的小奶狗一样冲了出去。
   
     随你们吧。我身心俱疲地眼一闭向后倒在了我那张金贵的大床上。也好,让我和我亲爱的床温存一会儿。
  
    ……这什么味儿。我爬起来摸了摸湿漉漉的床单,咬碎了我的第二口牙。
 
   
02.
    我的爷爷和我的奶奶,两个年方八十的小年轻,从结婚起最大的梦想是携手环游二十六个区。就在两天前,他们的三个子女没能看住老两口,教他俩暗地里摇了号偷偷买了房车,在家庭聚会的饭桌上宣布了翌日出发的消息。之后就是一阵兵荒马乱乒乒乓乓。不得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三位子女大概也都有个周游世界的梦,熬夜收拾好了包袱第二天一早开着车跟着老两口跑了,美名其曰看护父母。只留下了一个要上班打卡的我,一对要上奥数班的苦逼兄弟以及一个打死都不上车的小公主。外加一辆圆滚滚的迷你小轿车。
  
    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差不多就是这样。
  
 
    我刚摁掉六点的闹铃,躺在床上神思恍惚地回想了一遍这两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彼时小公主正趴在我的肚子上睡得香甜,俩兄弟一左一右像树袋熊依偎大树一般紧紧箍住我的臂膀。我盯着天花板,呼出一口浊气,缓缓道:“……靠。”
   
    从三个小家伙的百般纠缠中脱身且不弄醒其中任何一个还是挺有难度的。我把三人的睡姿摆正,正准备蹑手蹑脚地出去做饭,就看见嘉龙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小胳膊“啪”地一下摔在了梅梅脸上。

    “哇啊啊啊啊啊……”
  
    实不相瞒,我也有个环游二十六区的梦想。
   
   
    等我把依旧噘着嘴满脸不高兴的梅梅从洗手池上抱下来时,时针已经悠悠指向了数字七。我又恍惚了一阵——我发现三个小鬼来了之后我的大脑就时常处于当机状态——嘉龙和濠镜八点的奥数班,位置在西边的大学城;我上班打卡也是八点,公司在东北的市中心;中途还要往北边稍微绕一下路把梅梅送到英语托管班。
  
   
    “大哥,你手里是辣椒酱。”濠镜出声提醒道。我笑了笑,自认为这个笑容已经自带了凄风苦雨的背景布,手中勺子在吐司片上一圈圈涂抹:“这叫中西合璧。快吃你们的吧。”
   
   
    我狂奔到办公室门口时正是二区时间的七点五十九分,在我摸卡的时候分针又悄无声息地挪了一小格。
  
    “设计部王耀,迟到。”
   
    和分针一样悄无声息的是陡然出现在我身后的女部长。我凄惶地惨叫了一声,以纪念我被扣去的工资。部长冷哼一声,刷刷几笔记录在案头也不回地走了,没走两步又折回来,用笔尖指着我刚刚翻找门禁卡时掏出来的粉色发卡,其气势好似是指着我的鼻尖:“王耀同志,很不错嘛,一会儿去人事部登记一下你家那位的名字。”
   
    我又凄凄惶惶地叫出了第二声:“我不是我没有,这是我妹的……”
   
  
    我们公司十大未解之谜的榜首便是“为什么查办公室恋爱比中学查AO交往过密还严”。所有脱团狗都要去人事部登记另一半的名字——他们的另一半会被排除在聘用名单之外,如果分手了在找到下一任之后还要去注销上一份档案重新登记;而如果顶风作案的话两个人都会被踢出公司。要不是丰厚的薪水着实令人垂涎三尺,怕是没有人会愿意在这种员工行为规范手册足足有五十多页天天穷讲究的公司里待下去。我曾经多次扯着同办公室的那个小姑娘认真探讨过我们老总究竟是有一段悲剧收场的唯美办公室恋情还是单身至今不愿在自己的地盘看到小情侣,最后我们两个达成了统一意见,觉得第一种可能性更大。后来有一天她突然倒戈,捧着手机嘿嘿傻笑个不停,恋爱的酸臭味把我熏开十米远。这让我更加坚定了第一种观点——毕竟有的人隔开距离不代表她就不能一脸陶醉地向全世界宣布这个(直A癌气息)的的杯子是他给我买的。
   
  
    上班时我一直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脑子里面全是那三个淘气包。虽然委托了其他家长把孩子捎回家,但毕竟不如自己接送放心。在打过第六个电话再次确认三个人都安全到家之后,终于捱到了下班。我把东西扫进包里,存好进度一脚踹了电脑电源线就往外走。门口正有人往里进,我侧身从旁边钻了过去,走了两步想想觉得不太对,停下脚步转身一看那人恰好也停下来转身看我。嚯,这金发碧眼大长腿,除了我们公司小姑娘YY的霸道总A爱上我的头号男主亚瑟·柯克兰还能是谁。我立正站好,尴尬地笑了笑:“副总好。”
   
    他点了点头,末了吐出一句话:“走得很快,你是不是内急。”
  
   
    公司十大未解之谜第二位“柯克兰总裁为什么搞不懂C区的文化却能说一口标准的C区话”。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总裁大人究竟是想说“很急”还是终于用对了一次词语,半晌只能憋出一个字:“……是。”

  
TBC.
写到sir出场就去睡觉了,困_(:зゝ∠)_
想到哪写哪,就是开个坑玩玩,开心就撒把土,太久没写第一视角手生得不要不要的
后面就是俩人带娃谈恋爱了bushi
好吧其实很想上中下完结,应该也会努力那么做的_(:зゝ∠)_可是我这人话唠这篇又放飞自我难保不会爆字数……

评论(5)
热度(74)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