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公主悖论

·cp向王喻,少量叶黄
·七夕贺文,前排带 @鹤一昀 
·西幻架空设,最最最老套勇者的故事,连恶龙都没有的那种。勇者王x公主喻
·OOC,OOC,OOC慎
·放飞自我作,道理都被我吃了,没有道理。文题无关。
 
    
 
 
 
 
 
    王杰希是个来自荣耀大陆上的勇者。
  
    
    荣耀大陆是一块神奇的大陆。在这块陆地上有五种人,公主、国王、勇者、王子、和其他人。每个人在得知自己身份的那一刻起就要用毕生心力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其中公主的使命是被抓;国王负责在公主被抓之后张贴告示;勇者负责给王子救公主作铺垫;王子负责救出公主并与公主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其他人在这个故事里只是背景布,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有这个俗套故事一次次地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重演,荣耀大陆才有源源不断的能源。所以这个广袤的大陆上有成百上千个国度,有成百上千个国王,也有成百上千个公主、成百上千个王子和成千上万个勇者。
   
   
    王杰希就是那成千上万分之一。
   
   
    三天前他才在微草学院里正式认证成为一名勇者。彼时他正在给学院中央那棵比他老了好几百轮的王不留行浇水,那个老祖宗顶上突然裂开一条缝,尖叫道:“是你了!光荣的勇者!”
   
    
    王杰希手一抖差点把喷水壶砸过去。他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之后抓了一把土仔细地糊住了那条缝,然后淡定自若地继续浇花。
    
   
    “……”王不留行生气地拦腰裂开一条缝,大声尖叫,“就是你!王杰希!你是勇者!”
    
   
    王杰希有点忧伤,因为王不留行喊得全院都听见了。他花了三天把学院上下的事情都交代给了高英杰,然后骑着灭绝星辰出来拯救公主。
    
   
    王杰希放手让灭绝星辰自由飞翔,自己坐在上面拿出地图开始研究。今年周边几个国家的公主都已经被王子救走了,要找公主只能去更远一点的国度。王杰希打算过去敲个门认个输就启程回微草,毕竟勇者的使命就是被打败。打一场再认输和一上场就认输在对于故事走向都无关痛痒,那么打一架的就是傻子。王杰希想通了这些之后又开始犯愁,他的计划是先敲门再认输,可是他该敲什么样的门呢。
   
   
    好巧不巧,这时前面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座高塔。王杰希看着高塔若有所思。他想起自己临行前恶补的《勇者应该知道的一百个常识》里面有一条:被女巫抓走的公主一般都被关在没有门的高塔里。
   
  
    王杰希想了想,准备去敲敲窗认个输。
  
    
    他绕着高塔飞了一圈,停在了窗户前。王杰希清了清喉咙,抬手敲了敲玻璃。
    
   
    “午安。”窗边的扶手椅上传来了动静,一双苍白的手挣扎了几下从袍子里脱出,一只手开始拉扯兜帽,另一只手摸索着拔出了插销。
    
   
    “……”那人终于扯下了反戴的兜帽,银白色的长发顺势滑落在地上积成一堆。他一脸茫然地盯着王杰希看了三秒,然后麻利地把插销插了回去。
    
   
    “……”王杰希尴尬地收回了想推开窗户的手。他现在不那么想认输了,他想进屋和这人聊聊。
    
    
    “你好。”那人抱着手臂在里面扬脸看着他,又因为正午的阳光而眯了眯眼,“你是谁?”
    
   
    王杰希不能自抑地盯着他颤动的银色睫毛,开口反问道:“我是勇者。你是公主吗?”
   
    
    “啊,勇者先生你好。”那人挑了挑眉,拉开窗子把他放了进来,转身去给他倒茶,“我是巫师。”
     
   
    “那公主在哪里?”王杰希跳下窗台,落在银色的地毯上,反手关上了窗户。
   
    
    “这里没有公主。毕竟我不需要驻颜。”巫师半开玩笑地说道,伸手递给他一个茶杯。
   
     
    确实不需要。王杰希接过杯子,偷偷瞄了一眼对方的侧脸。这皮肤比微草的小姑娘还好。
    
   
    “我知道东边的兴欣国的公主还没被王子救走,你一会儿可以去碰碰运气。”巫师冲他露出一个微笑,蓝色的眼睛里也泛起了笑意,“这年头,咱们这种职业都不怎么好做。”
     
   
    王杰希应了一声,却别开头没接话。果茶的味道很好,只是山楂放得多了些,引得牙连着心一齐酸倒。这个时候他又想起那本《勇者应该知道的一百个常识》,上面写了遇见巫婆时应该如何打倒她还不让对方有讹钱的机会,但是没有写遇到一个长得和公主一样好看的巫师该怎么办。
   
    
    回去之后可以做一个课题。王杰希想。就叫“新时代的勇者会面对哪些新的境况”。
    
    
    “卧槽文州我刚刚是不是又听见你跟人推荐去兴欣国了来着!”一个金发青年风风火火地从楼下跑了上来,一个箭步冲到王杰希面前拍着他的肩膀大笑道:“哎呀兴欣国可是各国王子必去之处啊,去了那儿你绝对能受益匪浅。那关卡设计的啊,啧啧啧,绝对是高塔中的教科书,去了一次还想去第二次……”
    
   
    “我是勇者。”王杰希丝毫不愧疚地打断了他的话,“谢谢你的提示,我一定不会去兴欣国的。”
   
     
    “嗐,没意思。”金发青年讪讪地伸手拿了一个苹果抛了两抛,“如果你是勇者的话还是别去了,叶修那个老狐狸才懒得好好招待勇者呢,顶多暴打一顿。”他咬了一口苹果,伸出手自我介绍道:“蓝雨王子,黄少天。”
    
   
    “王杰希。”王杰希和他握了握手,眼神却飘向了一旁的巫师。而如他所愿的,巫师放下茶杯,朝他伸出了右手。
   
   
    “喻文州。欢迎来到蓝雨塔。”
   
   
   
    
    在一杯果茶快见底的时候,外面一声惊雷。空气寂静了两秒,然后噼里啪啦的雨声填满了每一个角落。
    
    
    “真不凑巧。”喻文州一手拎着过长的头发,探出半个身子到窗外打开了挡雨棚。“今天你们俩可能都没法走了。”
   
    
    王杰希没有表示异议,事实上他觉得这雨简直凑巧极了。倒是黄少天坐在一旁不满地哼唧了一会儿。喻文州笑笑,和黄少天说了两句什么就上楼了,留王杰希和黄少天两个人坐在楼下礼貌地相对沉默着。过了没多久黄少天就耐不住了,拉着王杰希开始东扯西扯,从轮回逐步攀升的塔价侃到烟雨的人口结构失调,最后开始大谈隔壁兴欣国国王叶修如何如何妹控,比巫师还恶龙比恶龙还巫师,设的招亲条件多么多么变态。王杰希被他说得有点头晕,连是给国王招亲还是公主招亲都没听明白。最后王杰希把这段话的中心思想归纳出两点:①兴欣国国王叶修很不要脸;②蓝雨王子黄少天立志要为民除害。
   
    
    “就是这样。”黄少天得意道,“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伟大!”
     
    
    “可惜今天下雨,少天大大不能去拯救世界了。”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下来,手里攥着一把银线和几根织针。黄少天一听这话立刻在沙发上萎成了一团,脸埋在毛制的沙发套上长吁短叹。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在对面落座,认认真真地织起了围巾,几绺长发垂在胸前,与手里的毛料浑然一色……
    
   
   
    ……等等。王杰希猛地站了起来,将椅子带翻在地。其余二人立刻抬起头探询地望着他。
    
    
    王杰希自知失态,扶起椅子把椅垫摆正,站在原地踌躇半晌道:“这是你的头发?”
   
    
    “是啊。”喻文州坦然,“不过被我用药剂简单处理过,会更加蓬松柔软。”末了他又道:“头发是第一生产力嘛……”
   
    
    “……”王杰希沉默而孤独地经历着认知从崩塌到重建的过程,“等等……”
    
   
    “其实你现在只能选择坐在我的头发上或者站在我的头发上。”喻文州看他直挺挺地杵在原地,诚恳道,“我不太推荐第三个选择,毕竟现在外面风大雨大的。”
   
    
    王杰希望了他一眼,安静地坐回了原位。喻文州看起来很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做手里的活儿。黄少天还在沙发上烦躁地扭动着,像只特大号的蠕虫。一时间屋内只剩下了雨声。王杰希不自觉地捻着靠垫上的短毛,消化着刚刚两人简单的对话。他说这些都是他的头发——手感相当不错——他还说了什么?头发是第一生产力?哦好像是这么说的。我是不是在哪见过这句话?王杰希想了想自己微草学院那一屋子藏书,终于想起了一些眉目。《公主守则》第一章第一句?应该是了。王杰希很得意,他觉得自己没有辜负微草院长这个头衔。
    
  
   
    他清了清嗓子,轻轻敲了敲茶几,一本正经地问道:“喻文州,你是不是公主?”
    
   
    对面的人抬起头,脸上带着诧异的表情。王杰希一瞬间以为自己抓住了真相。“不,我现在是巫师。”喻文州道,“这个屋子里没有公主。”
    
    
    “你现在是巫师。”王杰希凭着多年的骑扫把经验,敏锐地抓住了关键词,“那你以前呢?”
    
   
    “以前是公主。”喻文州大大方方地说,“但是我跟巫师学习了三年。现在我已经出师了,拿到了巫师资格证。所以我现在是巫师。”
   
    
    窗外的雨声在某个时间戛然而止。王杰希有点头痛,因为微草的图书馆里没有一本书记载过公主拿到巫师资格证的情况,而他王杰希可以娶一个巫师但不可以娶一个公主。他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了几轮,然后旁边的黄少天突然一跃而起冲下了楼。
   
   
    “……”王杰希愣了两秒,“他去约会了?”
   
   
    “是的。”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赞赏的意味。
   
   
    “可是窗户在那边。”王杰希指了指身后。
   
   
    “蓝雨塔有门。”喻文州言简意赅。
   
    
   
    王杰希噎了一下,把那堆欲言又止的话咽回了肚子。雨又下了起来,淅淅沥沥地砸在挡雨棚上,像极了王杰希忧郁的内心。他沉默半晌,只得道:“黄少天没拿伞。”
    
   
    “接他的人有伞就够了。”喻文州放下手里织了一半的围巾,拍拍手站起身,“你饿了吗?”
   
    
    王杰希心不在焉地点点头,然后听见对方声音带笑地说:“那好,锅在楼上,麻烦你了。”
    
      
    
   
    王杰希站在板凳上,面无表情地往这个黑色的魔药锅里丢了一盘蘑菇,然后拿着那个目测有两米的长柄勺搅了搅锅里的汤。
   
   
    “好香。”一个身影从楼梯口冒了出来。喻文州脚步轻快地凑到锅边探头看了看,“你刚刚加了什么?”
    
   
    “蘑菇。”王杰希指给他看,“实验台下面那箱。”
   
   
    “那就好。”喻文州点点头,“我还没用那箱蘑菇试药。”
    
    
    王杰希看着锅里乳白色的蘑菇汤,突然有一种莫大的危机感袭来:“你这个锅洗了吗?”
    
    
    “啊?”喻文州看起来有点迷茫,“我从来没用过这个大锅。”
    
    
    幸好我把锅擦了一遍。王杰希暗自心惊。不然今晚就是灰尘炖蘑菇了。我还不想吃土。
   
   
    
    “味道不错。”喻文州捧着罐子坐在实验台上。两分钟前王杰希刚目击了他从那里面掏出一只迷你鹦鹉,然后洗了洗罐子拿来盛汤。此时那只鹦鹉正站在一旁呱呱大叫。王杰希从楼下拿了只玻璃杯,坐在锅旁沉默地喝着汤。
    
   
    喻文州放下罐子,把鹦鹉捉过来顺手塞了回去。“很久没有喝过热汤了。”他叹喟道。
   
    
    “你平时在高塔里都吃些什么?”王杰希问。
     
   
    “你不知道小公主都是吃花瓣喝露水全凭一口仙气吊着的吗?”喻文州讶异道。
    
   
    “……不知道。”王杰希闷声道,“我没看完《公主守则》。”
    
   
    
    这很难办。王杰希思忖着。那样我就不能用我的厨艺勾引他了。
    
   
    
    “不过比起仙气我更喜欢吃正常的食物。”喻文州没有再喝一碗汤的意思,两只手漫不经心地开始给自己编头发。
    
    
    “……”王杰希还没想好怎么接话,顺势转移了话题,“辫子有点歪。我可以帮你编。”
    
   
    
    喻文州端详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欣欣然从桌上跳下来。“王杰希。”他说道,“你看过《王子守则》没有?”
    
   
    “没有。”王杰希放下杯子,正瞅着他的头发寻思从哪下手。
    
   
    “《王子守则》第三章第一百二十八条:不会抓住公主的胃的王子和勇者没什么两样;第七章第三百四十九条:不会给公主编头发的王子和勇者没什么两样。”喻文州道,“反过来不就是会做饭会编头发的勇者和王子没什么两样吗。”
     
   
    “所以?”王杰希编头发的手顿了顿,“你要跟我走吗?”
     
   
    “我觉得挺好。”喻文州转过身冲他笑了笑。
    
   
    王杰希表面不动如山,心底的惊喜却像开闸泄洪一样流了满心。但他自诩是个沉稳镇静的微草院长,于是他冷静地开口道:“不,喻文州,你是公主,我是勇者,这和经典故事走向不符。”
   
      
    “……”喻文州怔了一瞬,“这有什么问题吗?隔壁叶修都决定下个月跟黄少天求婚了。现在是自由恋爱的时代,只要给付出一点代价就行了。”
   
    
    “什么代价?”王杰希问。
     
   
    喻文州笑得眼底发光:“不知道。你亲我一口,代价荣耀女神自会来取。”
  
   
   
    
    三日后,微草众师生热烈迎接了他们一周前刚被认证为勇者的院长。只见他们英明神武的院长还带了个巫师回来,一头银色短发甚是耀眼。
    
   
    高英杰推开院长室的门,准备汇报一下这一周的工作。王杰希坐在桌前,听完之后赞许地点拨了他两句。高英杰放下手里的资料,迟疑了一会儿没有离开。
    
   
    “怎么了英杰?”王杰希放下笔,疑惑地望着他。
     
   
    “……”高英杰踌躇半晌,道,“老师,你的眼睛……”
 
 
 
  
  
 
 
fin.
王老师的眼睛明亮又闪烁☆
文州没了生产力,也挺惨的
就是没有逻辑没有道理不接受撕逼/王不留行式高声尖叫.jpg
大家七夕愉快♡

评论(14)
热度(49)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