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猫与猫与猫与猫

cp向王喻only,架空设,ABO设
·无趣而坦诚的AO,没有装B(bushi
·OOC,OOC,OOC慎
·嘴上说着不要可还是诚实地写起了ABO
·很乱的一个无剧情向日常,题目常年苦手,文题基本无关
·前排带 @鹤一昀




    “所以说,现在你和老王婚后同居不到三天你就想搬出来了?”黄少天难得的言简意赅,然后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哎呀早就跟你说别那么快卖房你偏要为表自己真心把房子转手了社长你傻不傻啊,找房源什么的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不过你和老王……”他忽然收了声。
  
    “不用担心,感情特别好。其实本来婚后同居第一天就想来找你的,可惜睡过去了。”喻文州半张脸埋在抱枕里含糊不清地说,头顶一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灰色尖耳朵随着呼吸一抖一抖。黄少天大惊失色:“社长你骗谁呢忧伤得耳朵都藏不住了。快说是不是老王家||暴你,我带着蓝雨的弟兄们去给他套麻袋。”
   
    “没。别。”喻文州摇了摇头,一条看起来极富有光泽的灰色尾巴软绵绵地垂在腿边,无精打采地小幅度摇摆着,与耳朵保持一个节奏,“他现在处于易感期,蓝雨去了也是团灭。 ”
    “……啊?”黄少天懵逼道。这前后有什么必然的逻辑关系吗。
  
    “房源的事儿先麻烦少天了。”喻文州看起来没想给他多做解释,“我和张新杰约的时间快到了,先告辞了。”
  
   
    走出黄少天的家门,喻文州终于打起了点精神,耳朵和尾巴也都被好好地藏了起来。外面天气不错,一层薄云恰到好处地阻隔了部分阳光,却又不至于让天色变得阴沉。但在喻文州心里已是一片愁云惨淡。
  
    也许我该向omega保护协会提个建议,婚前性行为不应该被抵制。他想到。
   
   
    坐上公车之后喻文州便开始任由思绪延展。他刻意不去想有关王杰希的事情,而是煞有介事地思考起下一次蓝雨社在哪聚会;带什么小鱼干比较好;以及某某局什么时候能开放非人类注册民间组织好让蓝雨脱离虚假民间组织的团体。不过他又想到轮回社那一窝子鸟类,兴欣社那一窝子啮齿动物,或者霸图社那一窝子大型食草动物,反正大家都是黑户,这么想想不能注册也没什么。那么微草社呢,好吧人家比我们规范多了,业务范围包括种药卖药、看病治病、除妖捉鬼,里面不存在非人,是个实名注册的民间组织。说来好笑,除妖捉鬼的王大师居然跟妖魔鬼怪头子之一搞上了……
  
    ……靠。喻文州有点头疼。怎么想来想去还是想回王杰希身上了。
   
    好在车也到站了。喻文州凭印象穿过几条歪歪扭扭的小巷子,最终站定在了一间崭新而纯白的屋子前。他抬头看了看牌匾,有些不确定似的抬手敲了三下门。
  
    “请进。”
   
    听到回复的喻文州没再迟疑,推门而入。屋内主人正俯身把一管不知道是什么的药剂倒入空花盆里。张新杰把试管放回架子上,摘掉手套与喻文州握了握手,道:“欢迎。你这次居然没有早到半分钟。”
   
    “本来应该是那样的。”喻文州冲他笑笑,“但是在门口耽误了点时间。你知道你的牌子变成了‘霸冬诊所’吗。”
   
    张新杰平静的表情少见地裂开了一瞬:“我知道了,下次我会提醒张佳乐不要乱甩油漆的。谢谢。”
   
    “不用谢。”喻文州笑容不变,“这次我是想请你帮我配点药。能让人暂时闻不到信息素或者让人暂时无法散发信息素的都行。”
   
    “怎么了,突然向我要这种药。”张新杰看起来有点惊讶,“如果你真的需要,我比较推荐前一种。现在的医学技术要做到后一条只能用药物压抑欲||望,对身体不好。不过我没怎么给你们猫科动物配过药,没什么经验,所以如果有什么不适反应一定要及时反馈。”
   
    “听你说出这话我就放心了。”喻文州玩笑道,“没把握的订单你从来不接。”
   
    张新杰礼貌地笑了笑,走到实验台后开始忙碌。喻文州盯着他稳稳地用天平称量出几份粉末混合入烧杯,又拿出了大小不同的三个量筒……我一个文职人员为什么要看这些。喻文州困倦地别过头,转而看向角落里的花盆,一株嫩生生的跳舞草正精神饱满地抖着叶子。
  
    我记得进门的时候那花盆是空的。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目光,眼观鼻鼻观心,决定不再乱看这屋子里的东西。
   
   
    喻文州不知不觉间就睡过去了。他梦见了自己和王杰希初遇的场景。喻文州蹲在墙头上,看着面露青涩的少年追着一只鼠妖跌跌撞撞地跑进巷子,一阵嘈杂过后小王杰希重新出现在巷口,站在墙壁的阴影里若有所思地抬头。
  
    “喻文州,你不要再躲了,我没想把你捉拿归案。我喜欢你。”
   
    在初遇的气氛里念告白的台词也太不对劲了吧!喻文州睁大眼睛,一个不留神从墙头直直地灾了下去。他在地上滚了一圈爬起身,正懵着却发现自己的手被牵住了。王杰希一脸严肃地单膝跪地,捧起他的右手正欲开口。
   
    “等等……这什么走向啊。”喻文州抽出手转身就跑。在初遇的场景里用求婚的姿势念告白的台词,再往下是不是就要做结婚做的事啊。此时他的大脑异常冷静清晰——至少是他以为的,他分析出自己往左跑应该可以甩开王杰希,然后翻过两堵墙就可以悄无声息地摸回自己家——但是他没分析出来自己现在在做梦。
   
    他回的是婚前住的那套公寓房。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而且还是要甩掉自己的老公,不过他直觉不跑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可控的事情。他在玄关歇了一会儿,然后按下了灯的开关。
   
    “我还在想你为什么不开灯。”王杰希的声音从耳后传来,温热的气流让喻文州整个人从头顶麻到了脚心。王杰希左手覆上他还搭在开关上的那只手与之十指相扣,然后从背后抱住了他。
   
    哦,还真是洞房时候的话和动作。喻文州麻木的大脑缓缓转动着。这个时候踹开他然后跑路的可能性不太大。
  
   还好他麻木的大脑终于想起来,他在做梦。
  
   
    “醒了?”
   
    喻文州整个人正处于重启状态,听到这句话反应了三秒才答了句“嗯”。他努力眨了眨眼,终于弄明白了处境。他正躺在汽车后座上,脑袋底下塞了个抱枕,身上还盖着层软和的毯子。他长呼一口气,支起身子趴到驾驶座旁边。驾驶座上的人瞥了他一眼,伸手把保温杯递给他。喻文州无声地接过喝了两口。
   
    “黄少天帮你问房源问到方士谦的公司了,方士谦向我通风报信来着。”王杰希率先开口,“然后我就联系了黄少天,黄少天告诉我你去找张新杰了。张新杰回应说你确实在他诊所,并且还睡着了。”
  
    “好的,我知道了。”喻文州扶额,“就是他们合伙把我卖了呗。”
 
    “可以这么说吧。”王杰希点点头,“不过我没给钱。”
  
    “你的笑话越讲越冷了,有进步。”喻文州趁着红灯从中间爬到了副驾驶位置上,哼哼唧唧地笑了几声。王杰希扭头看了他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个小罐子丢给他,叹气道:“你的药在这儿呢。”
   
    喻文州一愣,接过瓶子干笑了两声,抬眼看他神情,“张新杰跟你说什么了?”
   
    王杰希把车子倒进车库,手按在方向盘上过了半晌才答:“呃……口服,一次5g,药效可以维持三个小时。”
  
    “没别的了?”
  
    “有。”王杰希扭过头,表情严肃得让喻文州不禁回想起刚刚那个梦。王杰希直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其实……文州你没有必要给我下药的。虽然你的信息素是炸鱼味,但是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相反很有烟火气。我的信息素气味很淡,我很喜欢你这种热烈的信息素。”
   
    “……”喻文州与他对视了一会儿,开口道,“杰希,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不,可以说误会了很多。首先我买药是自己用的;其次你的信息素味道真的一点也不淡,谁跟你说空气味儿的。”
   
    “嗯?我分化的时候社区医生都基本没闻到我的信息素。”王杰希诚实道。
   
    “好吧那我现在告诉你,”喻文州伸手摸上王杰希的腺体,眼角微微抽动,“其实你的信息素是猫薄荷味儿的。”
  
     
    喻文州被摁在车窗上亲的前一刻在想,大概三天之后又得去找一次黄少天,催他快点找房。


  
  

fin.
没有逻辑没有文笔没有剧情纯粹写梗的一篇玩意,感觉跟存了个梗差不多
没车,只是突发奇想觉得猫遇上猫薄荷味儿的信息素会咋样
大概发生的事儿就是喻队被猫薄荷勾引了之后三天没能下床出门深感不妙吃不消,然后就发生了上述的流水账。很多剧情就是想写就写,比如喻队那个无所谓存不存在的梦,所以通篇就看起来就很零碎
不过一开始本来就是想写日常小片段谁知道会变成这样啊|・ω・`)
快开学了就要名正言顺懒癌了,有没有人能在评论区陪我唠会儿磕啊_(:3 」∠ )_
哦还有有没有太太想开车啊!!!( ๑´•ω•)۶凌霄飞车啊!!!

评论(8)
热度(77)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