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饭,少熬夜,少说废话多更文
准高三消失一年,应该不会有诈尸,回不回来也不一定,慎fo





感谢你看到这里。
这儿主混APH全职秀秀皮皮(←后面两个什么鬼)
姑且算是半个渣文手。段子手出身。
cp向极度博爱,秉持着cp观不同也可以好好聊天的观点一去不返。
喜欢一切长得好看的角色,大概也能算半个全员厨。
主产朝耀喻黄王喻,其余不定时掉落。
圈小脾气好,热爱放飞自我。

关于

薛定谔的诅咒

·王不和索克,无差,性格有私设
·架空全私设
·OOC,OOC,OOC慎
·(不想写数学作业而诞生的)梗很无脑
·懒破天际通篇对话预警







薛定谔的诅咒
  

  
      索克萨尔走出联盟总部时被屋外忽如其来的过分鲜亮的绿色晃得眩晕了一瞬。联盟大厦里的绿化工作绝对被微草承包了。他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遍面前突然闪现的王不留行,心里漫无边际地想着。


      “午安。”王不留行收起了扫把,摘下帽子,“我有点事想与蓝雨城主详谈。”他扫视了一圈蓝雨众人的神情,又添了一句:“是私事,不谈城事。”


      索克萨尔转身向夜雨声烦低声交代了几句,后者难得没发表什么长篇大论,脸上带着将信将疑的表情领着其他人一步三回头地走了。王不留行目送着一行人走远,转向他绕了半憧楼才截住的人,开口道:“方便借一步到茶馆说话吗?我知道有一家,不太近,我可以用扫把载你过去。”


      “方便。不过谢谢你的好意了。”索克萨尔脸色依旧很平静,“穿这袍子腿分不开。”

      “……”王不留行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先骑上了扫把慢悠悠地升到半空,转了两圈最后神使鬼差地说了一句,“没事你慢慢走,不着急。”
    


 
      索克萨尔推开二楼包厢门的时候漂亮的兔妖服务生刚又添上一壶水,正好迎面撞上一身黑紫的索克萨尔,出于本能她抱着水壶遁地跑得无影无踪,只听见楼下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


      索克萨尔未对此多加理睬,反手关好门,自觉地拉开王不留行对面的椅子在桌边坐定。“不错的枏飨茶。”他随口称赞道。


      “是不错。”王不留行放下茶杯,表情一瞬间严肃起来,“这次想请你帮个忙。实不相瞒,我在梦里中了一个诅咒。”


      “说来听听,我很好奇是什么诅咒能让你来找我。”


      “我从来没见过这种诅咒,就连《了解蓝雨的一百零八种诅咒》中也没有记录类似的。”王不留行皱了皱眉头,“这个诅咒的形式就像是‘自定义’一样……你听说过这样的吗?”


      “没有。”索克萨尔干脆地说道,“不过我可以帮你查查。”

      “那真是麻烦了,其实这个问题也不是那么重……你掀衣服干嘛?”王不留行顺手抓起一旁的帽子遮住脸,一副非礼勿视的表情。


      “原来你们不知道吗,我的衣服上的魔力印花就是《蓝雨全知》原版啊。”索克萨尔讶异地放下袍子下摆,转而翻开自己的领子,“我还以为你们往我身上丢那么多熔岩烧瓶是故意的。”


      是想烧你衣服,但是真不知道这个。王不留行默默把帽子放回手旁。


      “啊好像是这个……找到了。”索克萨尔收起了惊讶的情绪,利索地解下了自己的蛇形腰带,从尾端开始念“猎人诅咒,鲸兵族的天赋技能,在濒死状态下会进入类似梦境的状态,可以向任意对象施加任意诅咒,施法完毕即刻死亡。”


      “听起来就是这个。”王不留行点点头,“不过我从来没有接触过鲸兵族,他们为什么会找上我?”


      “很有可能整个鲸兵族都认识你。”索克萨尔忽然露出一个细微的笑容,低头继续念了下去“……鲸兵族,相传祖先为荣耀女神座下神鱼,因此习惯上也被称为神鲸兵,现主要聚居于蓝雨岛地下冰窟内。”


      “……”王不留行不禁语塞,“……你们几个的宣传工作做得真不错,地下的老妖怪都能知晓那些破事儿,微草也得学习学习。”

      “不是我们干的。”索克萨尔松开手,那条腰带便自己“嗖”地一下缠回他的腰间,“是圣兽他老人家。被你们揍了两次之后估计记仇了,伤刚好没两天就用灵力全岛广播你们的‘罪行’,听说播了三天半。幸亏当时我外出办事了。”


      “……麻烦回去管好你们的老活宝,再被我们逮住他游进来偷吃莓酩果微草就有鱼头汤喝了。”王不留行按了按太阳穴,心想自己真是跟蓝雨八字犯冲。

 
      “管不住。”索克萨尔脸上的微笑扩大了些,“反正你们微草也没那么大的锅煮他老人家。”

 
      王不留行思来想去觉得索克萨尔的话没什么毛病,最后指着茶馆墙上的纸条煞有介事地说:“莫谈城事。”


      “好,不谈。”索克萨尔配合地点点头,“聊聊你的诅咒。具体内容是什么?”

      “任何活物除了我自己在碰到我嘴唇的一刻立即死亡。”王不留行流利地说了一遍,顿了顿又问道,“有什么强制解除诅咒的方法吗?”


      “对于这个诅咒,没有。”索克萨尔沉吟半晌又道,“你验证过这个诅咒吗,你确定是真的中了诅咒而不是你做了个噩梦?”

      “验证过。”王不留行叹气道,“我桌上那个小仙人球再也没开过花。它本来都快成精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们微草的草木精那么多,总能找到心仪的。”索克萨尔随口安慰一句,又开始扒拉腰带“唔……按理来说猎人诅咒的施法者必须向对方提供一定的关于解除方法的信息。你没有收到吗?”


      “收到了……他告诉我会有一个特定的人告诉我解除方法。”王不留行十指交叉撑着下颌,“他还‘好心’对我的帽子施了法术,让它会在我和那个特定的人独处时逐渐变成绿色。”

      “……非常有趣的设定。”索克萨尔迟疑了一下说道,“原来你的帽子不是绿色吗?”

      “当然,不是。”王不留行拿起帽子向对方展示了一下,“它是卡其——”

      话音戛然而止。王不留行看着手中橄榄色的帽子茫然无措。


      “总感觉我们像是进了某大型青春冒险言情剧的片场,‘男主突然发现一路坎坷苦苦追寻的人原来就是身旁不离不弃的女主’,然后……”

      “然后一个kiss,全剧终对不对!你这个想法太棒了,没想到你也喜欢看《心的征途》!”一个尖细的女声从帽子里传来,两人看着一个光点一点点从帽尖上析出,在空中上下绕了几圈,最后悬停在两人中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死去的神鲸兵优猫冰的灵魂碎片。可算从那个破帽子里出来了!……向你们传达完消息之后我就可以去与其他灵魂碎片会合投胎转世啦!”


      “如果我现在把你打碎那个什么优猫冰是不是就没法转世了。”王不留行掂量了一下手里的星星。


      “不,你不能那么做!”那个光点尖叫着躲到了索克萨尔的脑袋后面。


      “我感觉你现在不惜把我的脑袋打穿。”索克萨尔说道,“冷静一点。”


      “果然是我挑中的人,温柔多了。”那个光点围着索克萨尔的脑袋慢悠悠地飞舞着,“而且品位还和我那么一致。”

      “不好意思,第一,我不喜欢《心的征途》,只不过是因为那个片太过狗血而有所耳闻;第二,我们必须得先听你讲完解除诅咒的方法才能盘算怎么消灭你。”索克萨尔不为所动。


      那个光点又尖叫一声,飞进了帽子里。


      “好了,你先出来。”王不留行抖了抖帽子,“我们现在保证不杀你,你快点告诉我们怎么解除诅咒。”


      “方法就是他刚刚说的那个啊。我觉得特别棒。”光点在帽子表面浮动,若隐若现,“我不是跟你说过‘解除方法由特定的人告诉你吗’?”


      “……原来你的意思是解除方法由特定的人给出?”索克萨尔插话道,“能更改吗?”


      “当然。”女声说道,“不能。”




  
      最后他们还是把这个可怜的灵魂碎片放走了,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所以现在的意思是我得亲你一口?”索克萨尔试探地问道。


      “没错,诅咒会在嘴唇碰上的一瞬立刻解除。”王不留行咽了口口水。现在的气氛着实奇怪,两个大老爷们坐在桌子两端一本正经地讨论亲嘴的问题。


      两人都陷入沉默。

      “……你有没有发现,这个解除的方法好像有点耳熟?”索克萨尔率先开口。


      “好像是的。”王不留行被他这么一点拨想起来了,“任何活物除了我自己在碰到我嘴唇的一刻立即死亡。”


      索克萨尔:“……”

      王不留行:“……”

      “优猫冰还在吗?这个解除方法有点问题。”索克萨尔不抱希望地问道。

      “早走了。”王不留行冷静地答道,“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到底亲上的那一瞬间诅咒是否还有效。”


      “光从字面完全分析不出来。”索克萨尔无意识地叩着桌面,“要不碰碰运气?”


      “万一你死了呢?那估计明天头条就是‘震惊,蓝雨城主被微草城主单独约见后横尸茶楼’。”王不留行连连摇头,“这责任担不起。”


      “不是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我不会死吗?”


      “可是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你会死啊。”


      索克萨尔:“……”


      王不留行:“……”


      “你到底想不想解除诅咒?”索克萨尔顿了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不过考虑到我队友的安全,你不想解也得解。万一哪次混战你揪着蓝雨的人就亲呢。”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决定不解诅咒了。”王不留行随口回应道。

  

      “这不行。”索克萨尔站起身,向他走来,“我觉得吧,还是先亲了再说。”
 
 

fin.
啊我真的好久没写东西了,诈尸一下_(:3 」∠ )_趁着还怀抱着对喻王喻的一腔热爱肝一篇出来
就是非常非常神奇的脑洞x
文中出现的「枏nán飨xiǎng茶」查无此茶,以及「莓酩míng果」查无此果,一个难想一个没名,我只是懒得起名儿,不要受骗
关于两人性格,索克就是那种内心戏不少外表很冷漠那种,王不就会稍稍皮一点bu相对而言是更加活泼的少年←不过说这些有什么用啦反正还是没能塑造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_(:3 」∠ )_

评论(4)
热度(71)

© 糖心鱼 | Powered by LOFTER